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三个愿望

发布时间:2019-09-25 17:42:14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三个愿望

一群鬼站在后面看孟婆大快朵颐,咽着口水却不敢过来。

尝过灌汤包后,孟婆又尝一口粥,“嗯”,她慢慢品味,发出享受的声音。

随后孟婆又尝了麻婆豆腐、炒青菜几样菜,最后才满怀期待的把手伸到装丸子的盘里。

她取一粒炸丸子放到口里,只咀嚼一下,孟婆就像在汤里见到老鼠屎一般眉头一粥,脸上起风云。

“呸”,孟婆吐出来,“这他娘是哪个挨千刀放进去的?”

她扫视台阶上的鬼,以为是这些鬼放进去,因为炸丸子与灌汤包几样有天壤之别。

众鬼噤若寒蝉,不敢动弹,唯有长舌鬼嘀咕,“七十三。”

“什么?”孟婆柳眉一竖,瞪着长舌鬼。

余生探身道:“那是我故意放进去的。”

孟婆恍然:“这丸子才是你做的?”

“不,全是我做的。”余生说。

孟婆不可置信,两个极端全出自余生之手,这人该有多分裂。

“你不懂”,余生双手抱胸,“这炸丸子放在这一堆美味中间大有玄机。”

“什么玄机?”孟婆疑惑的看着余生,见他身影在明月之下,高楼之上,格外碍眼。

“你再尝尝别的。”余生说。

孟婆狐疑的尝一口灌汤包,依旧美味,依旧不解余生所说的玄机,“玄机在哪儿?”她问。

“一对比之下,你难道没觉着更好吃?”余生说。

“畜生,敢戏弄……”孟婆话未说尽,惨叫一声,蹲在地上。

余生吓一跳,这是怎么了,被骂的人是我,怎么受伤的是她?

不过余生不忘回击,“遭报应了吧。”

孟婆不理它,抱着头等着这股劲儿缓过去。是她疏忽了,骂余生畜生也是骂那人,头痛是自然。

清姨却察觉出些蹊跷来。

若真是来寻衅的,不用这些乌合之众,孟婆一人足矣,犯不着这么大费周折。

她站起来问道:“你究竟来做什么?”

孟婆站起来揉了揉脑袋,心想解除法术禁制诅咒之类的话不能说,不然永不得自由。

于是她一指余生:“我是来实现你愿望的。”

余生莫名其妙,“我什么愿望,你知道?”

孟婆斜眼看清姨,对余生高深莫测一笑,“你难道已经忘记昨天自己许下的愿望了?”

“什么厮守,生猴子之类的。”孟婆进一步暗示余生。

余生和旁边的姑娘关系尴尬,若点破了,再完成余生的愿望可就难了。

虽不知余生他娘为何方神圣,但作为对手,孟婆很佩服她,世上还有满足仇人之子愿望更恶心的惩罚吗?

她决定了,一旦解除诅咒,立刻远走高飞,再也不踏入东荒一步。

她在乱想,余生却惊得后退两步,惊讶的指着孟婆,“你,你…”

这愿望他昨日在心里悄悄许下的,即便小姨妈也不知道,这人是如何知道的?

见鬼了不成,不对,确实是见鬼了,但鬼也不至于这么厉害吧。

“你”了半天的余生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余生的失态,出口气的孟婆很得意,“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知道。”

余生却不信,隐隐觉着另有玄机。

清姨也奇怪:“怪哉,被你娘困在坛子里的魔头反过来满足你的愿望,这是什么路子?”

怪哉抬头,“我娘?没困魔头在坛子里啊。”

坛子,魔头,愿望;在桃林时,余生救包子时曾说:“我希望你把我们俩全放了。”

“啪”,余生一拍掌,“啊哈,原来如此。”

他向前一步,自信的看着孟婆,“我的第三个愿望是,你再满足我三个愿望。”

孟婆心里一震,脸上却波澜不惊,冷笑道:“你在胡说什么?”

“呃”,余生挠挠后脑勺,难道他猜错了?但除此解释外,实在没别的答案了。

孟婆怕他开了窍,忙道:“我是信守诺言之辈,虽被你娘封印,但曾答应她做两件事…”

“明白了。”余生又拍手掌,“你提醒我了,封印你的是我娘。”

既然如此,那愿望应该不止三个才对。

“我希望你现在能闭嘴。”余生双手合十说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三个愿望

“我…嘶。”孟婆捂住痛的头,居然如此白痴的愿望也算。

他心中也在恨自己,我他娘的说他娘作甚。

“我爱死我娘了。”余生回头对目瞪口呆的清姨说。

清姨同情的看着孟婆,也只有余生他娘有这种折磨人的法子。

“你娘到底是谁?”孟婆向余生怒目相视,嘴巴不张,话语从肚腹传出来。

“我娘就是我娘。”余生得意的看着她,“现在你可不能惹我。”

孟婆,度朔之神,鬼城之主,与城主旗鼓相当的对手,现在是被迫听命与他。

余生觉着这是今天最好的礼物。

在余生为礼物而高兴时,草鬼正站在巫院门前的墙角。

在月光下,他尝试着用陡增的鬼力挣脱头上草的束缚,却发现鬼力瞬间被草吸走了。

半晌之后,他无奈放弃了,提起旁边油纸伞,化作了其主人的模样。

夜已深,所有巫祝都出去了,即便门口站着的小祝也只余下一位,在叹息自己的时运不济。

对于巫祝来说,鬼行日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百鬼夜行,意味着许多鬼任由你选择。

这在往日可不多见,往日里这些鬼不知藏在什么地方呢。

“白巫祝,这么早就回来了?”小祝见到草鬼伪装的巫祝,忙躬身行礼。

“嗯,遇见个大家伙,怕他冲破了禁制。”草鬼说,这巫祝头发长,正好把头上草盖住。

草鬼绕过萧墙进到巫院,见月如水,铺满院子,衬托出空寂,脚步走上去能听见跫音。

一路向里,全无人迹,直到走到一座高墙下,见前面有守卫后才停下来。

这地方不知他乔装的巫祝有权利进去的,于是他取出了草鬼给的蝉翳叶。

他用叶子遮住眼,让草也隐身,忐忑的走过守卫进入高墙。

这蝉翳叶余生吩咐过,对于巫院司巫,神仕这些高手而言,压根不起作用。

因此进到高墙后面的院子,见无人发现后草鬼才松一口气,把油纸伞里的长发鬼放出来。

长发鬼呼吸一口新鲜气,打量着四周,见院落幽深,两排方子低矮,沿着街道一直向暗处延伸。

“你媳妇在巫祝的伞里怎么办?”草鬼问他。

“那就只能一个一个找巫祝问了,不过先搜查下巫院。”长发鬼说。

草鬼指了指幽深而低矮的院落,在暗处隐隐有呻吟声,呼啸声传来,宛若来到了地狱。

“这就是巫院最机密的地方,若你媳妇够格被关起来,那就肯定在这儿。”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地点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位置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贵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评论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可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