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剑魔 第九十一章 仗义出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6:37

绝世剑魔 第九十一章 仗义出手

江余虽然是流云殿出来的人,却并非完全是好勇斗狠之人。流云殿所为,不过是为求生而无奈而已。似无心峰这般单纯为了钱帛而赌斗,江余却是没任何兴趣下场参加。但身为武者,总是乐于观看他人搏斗。

此时场中相斗的两个人,均是用剑,用的技法看来也都差不多,似是师出同门,而看那二人的年齿和修为,明显是明玉坛外院的老人了。

江余仔细看了一阵子,心说这两个人用的剑技,皆有天光云影剑技的影子,只不过这两个人纵然会天光云影剑技,恐怕也只是初学者的水平,似这样的人,如果比拼基础剑技,就算是十个一百个,恐怕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看着看着,江余猛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天光云影剑技的渊源,他早就在心中有一个迷影,过去是懒得想,如今就算是不想,也应该透彻了。剑灵传授给他天光云影剑技,而到了明玉坛后,却不许他使用,而那出自明玉坛的神秘女子,精通天光云影剑技。种种迹象都说明,剑灵与明玉坛有莫大的渊源,而至于是何渊源,恐怕只能等她自己说了。

“这里的剑技如何?”见江余看剑技入神,秦傲好奇问道。他是用刀的,对剑技自然是了解不深的,但他清楚江余精通剑技。

“尚可。”江余说出这话时,确定了一下剑灵在休息。否则的话,肯定还会和过去一样,跳出来说这群人笨死了。

听到这话,秦傲哈哈大笑,道:“尚可么?江兄弟的眼界可不低呢。我对剑技了解不多,但也清楚这剑技乃是少阳真人独创的石火剑技,论品级,已是玄字上品,可不是一般人学得会的。那一日我见江兄弟剑技了得,一直还没问江兄弟练的是哪路剑技。”

就人品而言,江余相信秦傲不会出卖自己,但就性格而言,江余不确定秦傲能守住秘密。故而江余道:“胡乱练的不入流的剑技,不值一提。”

就在二人对谈之时,就见一人走了过来,就见那人胖脸小眼睛,穿着棉衣,手中抱着一个小手炉。看年岁已经四五十岁了。而样子又不太像是个武者。山下虽是盛夏,但无心峰上寒冷无比,他这幅装扮,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秦傲,你今天来,是打算下场呢,还是打算豪赌呢?”那人说话慢条斯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国的高官。

“今天带朋友过来看看而已,不过一会儿可能会下场试试。”秦傲看看江余,对那人道:“这是我朋友江余,无意峰的。”

“这位是明礼堂赵管事。”秦傲将那人介绍给江余,而后低声悄悄到:“这里除了院主和外院长老之外他最大。”

“无意峰的?哈,来的倒快,这里是无心峰,和无意峰的规矩可不太一样。”那个姓赵的管事说话阴阳怪气,江余看他如此,心生厌恶。而秦傲则塞了些钱给那赵管事,道:“这是我朋友的一点小意思,管事可不要嫌少啊。”

见到秦傲塞了钱,那管事神速露出笑容,道:“你的朋友还蛮懂事的,好了,以后在这里若是有事,就来找我好了,一切都好说。”说完这话,哼着小调,转身回到那演武场边上的高坐上坐稳,继续观看场中的比斗。

之前江余以为这种赌斗可能只是弟子的私人行为,是见不得光的,而如今看来,外院的管事组织赌斗,这和公开有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候,那边的比斗已经有了结果,虽说是点到为止,但败的人还是受了不轻的剑伤。而胜者貌似也受了点伤,故而双双退场。见结果如此,秦傲带着江余来到那赌桌边上。

“五个玉币一次,我猜没人能能空手十招内赢我!”秦傲从口袋中翻出五枚玉币,压在赌桌上,而后对江余道:“看我的!”

之前那管事问秦傲是否下场的时候,江余就有点纳闷,毕竟这里除了新弟子以外,大部分都是明玉坛的老人儿,基本水平最差的,也都在灵水境七重左右,这个水平,打一个灵水境只有二重的秦傲,估计和玩一样,秦傲下场不是送死么,而如今他才明白,秦傲赌的是十招之内。

“这样或许还有机会。”江余心说十招看似很少,但这个级数差距之下,挨过每一招都是极其的艰难,寻常人估计三招都过不去。

秦傲刚下场,便立即有一个灵水境八重的外院弟子在桌上压下五枚玉币,跳了上去。这人是不用兵器的,上去不由分说,就和秦傲打在了一起。

实力的差距,让这种比斗似乎失去了意义,纵然秦傲的闪避极快,但速度如何能比的上高他许多的人,说他是十招不败,其实不过是十招之内不被人打死罢了。他不过是仗着肉身的强横,在死撑罢了。

连续五个人上去轮番和秦傲交手,竟无一人能将秦傲真的击倒。但第五个人下去的时候,秦傲已经有点摇摇晃晃了。他晃悠悠走回桌边,从赵管事手里接过二十枚玉币,其他的十枚自然被赵管事抽成拿去了。

秦傲对江余招呼一声,道:“走,咱们喝酒去。”

“秦兄,你没事吧?”江余心说刚才他可是看的清楚,秦傲受了好几次足够重伤的重击,江余心里是既佩服秦傲肉体如何强横不输给自己,却也心酸他竟然拿这种手段来赚钱。

秦傲擦擦嘴角的血,道:“小事,喝点酒就好了。”

就在秦傲打算离开之时,就听远处有人道:“赢了钱就想走么?”在远处走来一男一女,而见那两人到来,就是赵管事,也都赶快站起身来打招呼。而刚才输给秦傲的那些人则异口同声的道:“见过张师兄!赵师姐!”

“什么来头?”江余问秦傲道。秦傲看着那人,低声道:“张弥,好像是去年刚升入内院的。”

“我一直听人说这里有个常胜之人,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废人。”那叫张弥内院弟子瞄着秦傲,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

“废人不废人,手下见真章。话说的漂亮,绣花枕头一样不中用的,老子见多了。”秦傲高声应道。

“哼,不知死活。十招是么?那我就来领教一下!”张弥解下身上的剑,交给身边的那个女子,便要动手。而秦傲这边将钱收起后,亦打算上去一战,却被江余拦住。

“你不能再上了。”江余清楚,秦傲这家伙性格刚毅,那是牙掉了也和血吞的角色,刚才他连战五场,肯定已经受伤了。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是灵水境九重,但他既然能升到内院,就说明他有不一样的地方,搞不好凶多吉少。

“江兄弟,人不能言而无信。我没事的!”说罢秦傲推开江余,挺身应战内院弟子。

就气势而言,秦傲不输给任何人,若非是两个人的修为有天渊之别,恐怕在场的人,都会以为这是一场公平比斗。

两人招呼都没打,就开始了比斗,而江余所担心的事也终于发生了。秦傲的步履有些凌乱,明显是有些力不从心。而对面的那个叫张弥的,身形如鬼魅,快如疾雷迅风,出招简单,但招招凶狠。和之前的那些上去的外院弟子不同,

那些外院弟子虽然也会驾驭灵气,但劲道再大,也不过是力气大的蛮力而已。而眼前的这个张弥,虽然修为境界是灵水境九重,不比在场的外院弟子高多少,但手段却高明的很。他出手看似不经意,也力道不怎么大,但他用的却完全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狠辣之招,这并非是皮糙肉厚,肉体强横的秦傲所能抵挡的。刚刚第三招而已,他一巴掌打在秦傲的后心上,秦傲立时口喷鲜血,踉踉跄跄,先前栽倒,而就在秦傲要摔倒之时,那姓张的内院弟子,以极快的身法,挪移到秦傲的身前,又是一击,秦傲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打飞了出去,而那内院弟子紧跟而上,连击不断。

眼见那内院弟子明显是想打死秦傲,江余如何能忍,纵身一跃,救下秦傲,挡在他的身前,而此时秦傲也终于支持不住,向前一倾,若无江余搀扶,早就摔倒在地。

江余见秦傲已经失去意识,从口袋中取出疗伤灵药,给秦傲服了。

就在江余救治秦傲的时候,张弥叹了口气,道:“哼,真是扫兴,小子,你懂不懂规矩?这里赌斗是不许插手的,生死无怨

。你既然插了手,那你就代替他完成赌斗好了。”

江余替秦傲止血服药后,回眸怒道:“如果你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冷漠的眼神,慑人的杀气,令张弥看了,都吓的退了半步。但他很快就意识到,眼前的这人,只是一个灵气境八重的人而已。

对于武者而言,灵气境即便是到了巅峰,也只能算是初学者,只有到了灵水境,才算是初窥门径,而只有到了灵溪境,那才是名动天下的开始。

灵气境的武者,如何能是离灵溪境已经不远的人的对手呢?故而张弥只是愣了下,而后哈哈大笑,道:“笑话,就凭你?老子就是站在这里给你打,你都赢不了。”

听得对方如此说,江余清楚对方是小看自己,心说既然你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本来看他如此故意重伤秦傲,江余就已经有宰了他的心。

吉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四平好的治性病医院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吉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四平哪家性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