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极品武道 第三百五十八章 痕将

发布时间:2019-09-25 13:36:15

极品武道 第三百五十八章 痕将

无声的沉闷蔓延天际,

残日下,阡陌长老下坠的身影拉得极长,

风境城内的气氛极其压抑,如城墙下方有孺妇在低声抽泣,一股危机蒙上所有人的心头,

阡陌长老以伤换伤的打法,终究未能将地阎将轰成重伤,颓然而败,

凄凉的春风拂过长空,众人只感到一股寒冷,

“哈哈,”

北殿主灭千仇激动的仰天长笑,收回目光注视空玄,讽刺道:“空玄老匹夫,你们千灵学院也有今天,”

“沒有料到吧,哈哈,等着替阡陌收尸吧,”

灭千仇单眼盯着千灵学院另外那两位长老,以及绝命老人他们,道:“还有他们,都得死,”

阡陌的落败,无疑是令得他们北殿占了绝对性的上风,

四品玄至尊实力的地阎将空出手來,对千灵学院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灭千仇越想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千灵学院灭亡的场景,看到了千灵学院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场景,

“老夫就先灭了你,”

就算修养再好,空玄此时也禁不住灭千仇的刺激,再加上阡陌的落败,他不由感到了时间的紧迫性,如果不趁地阎将还未回复过來前,击败北殿的殿主或者邪风境境主,前景堪忧,

浓郁深厚的书卷气息从空玄院长的体内席卷而出,他印法陡然结起,然而,当那温和浓郁的书卷气息经过印法的转变,却骤然变成了森然的杀戮气息,

“杀,”

空玄院长怒喝一声,背后的本命领域内,那道千丈庞大的书卷疯狂翻阅起來,股股杀伐的气息席卷,

下一瞬间,千丈庞大的书卷停止了翻阅,一页布满符文,中间有个约莫百丈庞大的杀字呈现,浓郁的血腥气息席卷天际,

嘭的一声,那个活跃于纸面之上的杀字陡然射出,直驱灭千仇,如有杀神横空而过,一道道炸裂声肆虐,空间接连不断的崩碎开來,

那情形,如同波面之上,接连有着十几二十道庞大的水柱炸裂而起,

“杀字页,”

风傲雪眼瞳一缩,怔怔的望着空玄失声道,后者身为千灵学院的院长,很多时候都是以教诲为道,同时亦是一个心性仁厚的老人,

他虽然得到了千灵学院的另一神物,院谱,

但风傲雪何曾见过空玄院长使用过杀字页,

在院谱中,据他的了解有着很多杀伐强横的字页,其中杀是一种,还有灭,霸等字页,都是极具威力的杀招,

灭千仇此举,无疑是点燃了空玄院长的怒火与杀机,

当然,前者也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灭千仇见得暴起的空玄,急速抽动本命领域内的黄色灵魂火焰,鬼域之火一般划过长空,对着杀字拦截而去,

他依旧沒有任何的停手,身穿的黑色斗篷有着浓郁狂风席卷而出,黑袍鼓起來显得无比宽松,而他头颅上那簇黄色灵魂火焰跟着直立熊熊燃烧,仿佛有吸力在吸引着

极品武道  第三百五十八章 痕将

,

紧接着,他背后的本命领域内,那道鬼火一般的人头陡然睁开了双眸,一道实质如剑芒的锋芒袭射而出,快速轰上那道杀字,

咻的一声,庞大的杀字浑体一震,与黄色灵魂火焰夹杂的剑芒狠狠相碰,元力波动生成,迅速扩散而开,方圆千丈内的空间崩碎,天地如坠魔境,黑暗降临,无尽的虚空呈现,

“好强悍,”罗生魂吸了一口气,道,

“大长老阡陌落败,千倩大人被灵阎将牵制,空玄院长此时可能是想将灭千仇轰成重伤,空出手來对付地阎将,不然的话,我们千灵学院溃败在即,”

玄空灵审视了一下场中形势,轻声道,

“难,”

况辰摇了摇头,眉头憋了起來,他道:“空玄院长与灭千仇的实力本就旗鼓相当,要分出胜负岂是一时半刻的事,”

戈离偏脸望了一眼况辰,见得后者的眉头憋了起來,心底黯然,况辰一向都是很平静,绝对平静,但此时的形势,显然也令他感到了麻烦,

“辰哥,是不是真的沒办法了,”戈离轻声问道,她不是千灵学院的学生,初來乍到,自然不知道千灵学院的底蕴,

况辰沉吟一下,眉头憋得极紧,半响过后,还是摇了摇头,

玄至尊级别的战斗,他们根本沒有一丝资格改变得了什么,

戈离默然,

玄空灵沒有出声,

罗生魂,妖小侯,慕如月,净天徒皆是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最后颓然低头,

千灵学院此次已是精英尽出,学院内剩下的修师,几乎都是九转虚元境以下的实力,再多也是枉然,

在苍穹与千倩对战的灵阎将黄天,见得阡陌溃败倒地,森然的眼神一扫场中形势,目光落在地阎将身上,厉喝道:“痕将,速度配合邪曲,将绝命老人灭了,”

他胆敢明面出手,是猜到东域北境可能沒有进入监天军的监视范围,

这不是说阎殿对于天殿这个组织的惧怕,而是上头有过命令,现在大肆现身的时机未到,

他看着自己的对手千倩,冷声道:“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要我将你们的人一个个在你面前杀光,”

“做梦,”

千倩绝对平静的脸颊,此时也有怒气呈现,她厉声道:“最多玉石俱焚,”

“那看你千灵学院的人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灵阎将黄天阴翳道:“与我们阎将作对,是个极其愚蠢的做法,”

“最后问你一句,千灵学院归属我阎殿,否则杀无赦,”

一道雷霆在千倩的指尖射出,她看着灵阎将黄天一字一顿道:“良禽择木而栖,你们这种沒人性的畜生,烧杀抢掠的修行者,有什么资格让我千灵学院屈服你们,”

“杀,”

灵阎将黄天怒吼苍穹,带着疯狂杀意与命令的杀字蔓延而出,半空中叫做痕的地阎将雷霆一般呼啸而出,对着绝命老人直驱而去,

阡陌长老的那一掌只是令得他体内气血紊乱,并沒有出现什么伤势,片刻之间便是回复了过來,

绝命老人诡异的命之道在空间,念之所至,攻击至,与手持巨大黑琴邪曲都得难分难解,

痕将的突兀而來,令得形势骤然大变,

痕将踏着雷霆般的脚步席卷而來,凶猛至极的重拳如雷神之锤蛮横的朝着绝命老人的胸膛轰去,

如雷神之锤的重拳所过,空间崩碎,拳风轰鸣,极其恐怖威力对着绝命老人倾洒,

绝命老人本身是为五品玄至尊的强者,虽然实力下降到了四品玄至尊,但,境界岂是寻常的四品玄至尊可比,其眼光也异常毒辣,

他扫了一眼轰來的重拳,其背后的本命领域,无形浓郁的气息在疯狂涌动,凝聚,他唇齿微启,声音喝碎了邪曲的琴音攻击,

沒有半分的迟疑,身形如同倒射一般急速后退,过往猛烈的山风将他全身衣袍吹得疯狂拂动,

他退,痕将却是如影随行,轰出的雷神之拳紧紧贴着绝命老人的胸膛,

阡陌输在了痕将的以硬碰硬的对战方式下,绝命老人固然不会重蹈覆辙,他双目有着冷冽乍现,手印结起,

“命遁,”

淡然的声音从绝命老人的口中席卷,下一瞬间,他脚掌突然有着一股无形淡薄的元气涌动,嘭的一声空间破碎,他的身形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处,

痕将冷哼一声,闪电一般收回重拳,身形在原地急速旋转起來,仿佛龙卷在地面盘旋,股股厉风席卷,

“我逼他现身,你寻隙攻击,”

森然霸道的声音在痕将口中随着他周身的厉风蔓延,嘭的一声,他的身影亦是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虚空中如有蛰伏凶兽恶斗,恐怖的波动炸裂而开,道道空间碎片如同玻璃片飞溅,

嘭嘭,远处半空中两道猛烈的巨声传出,两道身影从虚空串出,

绝命老人偏头望了如附骨之疽的痕将,眼神深处冷冽涌动,朝着痕将道:“伤,”

声音刚自落下,天地幻动,恐怖威力在痕将的身前凝聚,狠狠的炸裂而开,

“我看未必,”痕将双手交合,浓郁的黑气在他脚掌之下盘旋而起,快速形成了一道黑气光罩,将那恐怖的威力御得干干净净,

一道尖锐的音波來自巨大的黑琴,划过天际,如锐利的刀锋从绝命老人的背后划过,

噗,一簇血花开在半空,

绝命老人脸色狰狞,望了一眼邪曲,再望着痕将,冷冷道:“命之道,爆,”

话音落下,他背后的本命领域内那条羊肠小道突然串出外界,狠狠炸裂开來,极端恐怖,丝毫不能抵御的波动对着痕将,邪曲席卷而去,

“该死,这老家伙自爆至尊道,”

邪曲面色骤然一变,丝毫不顾一切,脚踏空间,身形陡然向后倒射,

痕将眼瞳亦是一缩,他沒有想到绝命老人竟然比阡陌还要來得绝然,浓郁疯狂的阎气沒有任何的保留喷薄而出,身形向后倒射,

但是,任凭他们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也避免不了被波及的事实,

邪曲与痕将面色剧变,

就在此时,苍穹之上一股凶悍至极的气息席卷而來,硬生生将绝命老人自爆至尊道的威力捏成了齑粉,

绝命老人眼神布满黯然,望了一眼出手的灵阎将黄天,再望着千倩道:“护院大人,绝某再无能为力了,”

话落,人坠…

赣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赣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赣州妇科
赣州妇科医院
赣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